古人的运动情结(3)摔跤谁都会?那可不一定

人们常说,生命在于运动。无论你喜欢跑步、打球,还是喜欢游泳、滑雪,哪怕只是每天多走几步路,似乎都能给生活带来一些改变。古人的生活方式与今天不同,但运动起来毫不逊色,运动项目也花样繁多。我们就从中选取几项,看看古人是如何运动的。

人们常说,生命在于运动。无论你喜欢跑步、打球,还是喜欢游泳、滑雪,哪怕只是每天多走几步路,似乎都能给生活带来一些改变。

古人的生活方式与今天不同,但运动起来毫不逊色,运动项目也花样繁多。我们就从中选取几项,看看古人是如何运动的。

这几年,随着印度影片《摔跤吧,爸爸》的热映,人们对摔跤这项古老的竞技运动多了几分关注。

摔跤起源很早,无论希腊、埃及还是中国,在古代都有摔跤的相关记载。在我国,它的历史已有四千多年,可追溯到黄帝时期。

南朝文学家任昉在《述异记》中称,蚩尤头上有角,在与黄帝作战时,“以角抵人,人不能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clinics.com/,摔跤运动后来,人们学着蚩尤的样子,“两两三三,头戴牛角以相抵”,这种“蚩尤戏”便是古代摔跤的雏形。

早期的摔跤被称为角力、角抵等,西周时期,它已成为军事训练的重要内容,《礼记》中记载:“孟冬之月……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

射是射箭,御是驾车,角力就是摔跤。在古代战争中,这三样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因此,谁的水平高超,谁就有机会受到重用。

《国语》中有一个“少室周知贤而让”的典故,就记载了春秋时期的一次摔跤比赛。

当时,晋国主帅赵简子身边,有个武士名叫少室周。少室周是摔跤高手,每次随赵简子外出打仗,总是担任“车右”。这个位置极其重要,因为赵简子的兵车是指挥车,主帅居中,御者在左,“车右”必须由孔武有力的勇士担任,以保护主帅在战场上的安全。

一个偶然的机会,少室周听说了牛谈的名字。他“闻牛谈有力,请与之戏,弗胜,致右焉”。三国时期史学家韦昭为《国语》作注:“戏,角力也。”也就是说,少室周听说牛谈力气大,就和他比赛摔跤,结果自己输了,便把车右的位置让给了牛谈。

赵简子知道后,对少室周让贤的做法表示赞许,说:“知贤而让,可以训矣。”少室周因此得到提拔,可谓皆大欢喜。

秦汉时期,摔跤从军事训练中被剥离出来,成了类似杂技的大型娱乐表演活动,称为“角抵戏”。秦二世、汉武帝等都热衷于观看角抵表演,《汉书》中记载,汉武帝“元封三年春,作角抵戏,三百里内皆来观”。

古代摔跤的规则,是“两两相当,角力、角技艺”,即两个人徒手相搏,谁被扑倒失去战斗力,谁就输了。因此,摔跤也被称为相扑、手搏等。

西晋时,尚书郎庾阐的父亲庾东是相扑高手。据《晋书》记载,有一年,京师洛阳来了一个“西域健胡”,此人身手矫健,在摔跤场上战无不胜,令晋人颇为胆寒。晋武帝司马炎咽不下这口气,下诏“募勇士”,庾东就站了出来。他与胡人较量的结果,是“遂扑杀之,名振殊俗”。

唐代对相扑更加推崇。唐代末年,朝廷专门设有相扑朋,用以收罗和训练相扑高手。蒙万赢是相扑朋中的佼佼者,“时辈皆惮其拳手轻捷”。他在相扑比赛中经常获胜,赢了许多赏赐,人们便送他一个名号“万赢”。唐亡之后,他辗转各地授徒,十分受人尊敬。

值得一提的是,唐代相扑要求选手袒露身体,还要擂鼓助兴,如在明代人所著的《唐音癸签》中,就有“……擂大鼓,引壮士裸袒相搏较力,以分胜负”的记载。

北宋时期,出现了我国第一部摔跤专著——《角力记》,作者为生卒不详的调露子。据他在书中记载,因后唐庄宗李存勖痴迷相扑,京师洛阳一带“人多习焉”,许多相扑高手受到朝廷重用。

比如,侍卫王门关是相扑高手,李存勖一心想和他较量,还不许他让着自己。王门关不敢从命,李存勖就激他:“你若能一拳把我打倒,我就封你当节度使。”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王门关只得出手,“果一拳下而仆”。被一拳打趴下的李存勖没有生气,反而说话算数,很快让王门关当了幽州节度使。

当时,赵匡胤主持殿试,发现陈识和王嗣宗这两个人难分伯仲,不知道该点谁当状元。于是,他灵机一动,决定来个恶作剧,让两个人手搏,谁赢谁就是状元。王嗣宗反应快,顾不得读书人的斯文,一把将陈识摔倒在地。从此,他得了一个绰号——“手搏状元”。

“手搏状元”被视为王嗣宗的一个污点,但他一生历仕三朝,政绩卓著,不失为一代名臣。

据《角力记》记载,无论宫廷还是民间,历代多流行在节日期间上演“角抵戏”,进行摔跤表演。其中,元宵节的活动最为热闹。

这样的热闹并不令人意外。参加摔跤活动的如果是女选手,就有点儿出乎人们的意料。

事实上,女子摔跤在我国由来已久,三国时期就有相关记载。《角力记》中讲了一个故事,证明女子中也有“大力士”,连男子都不是对手。

那是唐懿宗咸通年间,京师有个“勇而多力”的军官叫张季弘。一次,他在商山一家旅店投宿,听店家老妪说娶的新妇不孝,便欲打抱不平。老妪愁眉苦脸地说:“客官您不知道,我家这新妇壮勇无敌,一般人都怕她,管不了的。”张季弘笑了,说:“别的不敢说,如果只是壮勇,我能替你管教她。”

老妪感激不尽,乡邻们听说了,也都赶来围观。天将黑时,新妇背着柴草回来了,张季弘坐在旅店后院的石头上,把新妇叫来教训道:“听说你仗着力气大,竟敢不孝顺公婆?”新妇说:“请您不要妄下断语,也听我分辩几句。”她每说一件事,就用手指在张季弘坐的石头上划一道,“随手作痕,深可数寸”。

张季弘吓得出了一身汗,忙说她讲得有道理,然后回去关上门装睡,第二天天一亮就赶快溜走了。他知道,如果和这新妇打起来,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宋代的摔跤运动更加兴盛,名称也更多。吴自牧在《梦粱录》中说:“角抵者,相扑之异名也,又谓之争交。”当时有相扑擂台赛,也称露台争交,开场赛通常是女子摔跤,以吸引更多观众。

当然,在那个年代,女子摔跤是会遇到阻力的。宋仁宗在位时,一次正月里在宣德门看演出,就接到了司马光《论上元令妇人相扑状》的奏章,其中称:“……召诸色艺人备进技艺,赐与银绢,内有妇人相扑者亦被赏费。今上有天子之尊,下有万民之众,后妃侍旁,命妇纵观,而使妇人裸戏于前,殆非所以隆礼法矛四方也!”

今天,无论女子摔跤还是男子摔跤,多在竞技场上才能看到,但愿古人留下的摔跤故事,能弥补些许遗憾。(洛阳晚报首席记者 张广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