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翊鸣”惊人!山西选手苏翊鸣排名第一晋级决赛

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比赛中,中国单板滑雪新星苏翊鸣在资格赛首轮比赛中,即滑出86.80分的超高成绩,力压一众世界知名选手,排名资格赛第一位。

虽然第二轮出现失误,只跳出41.93分、排名17的成绩,根据规则,男子坡面障碍资格赛共进行两轮比赛,取其中成绩较好的一次作为排名成绩,苏翊鸣凭借着第一轮的成绩,顺利晋级决赛。

首轮比赛结束后,苏翊鸣在比赛结束区看见自己的排名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断高呼:“我的天,my god!太不可思议了!”

苏翊鸣2004年出生在吉林,父母都是单板滑雪爱好者,苏翊鸣4岁便开始接触单板滑雪,结果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由于单板滑雪运动在国内发展较晚,2008-2009年那会,国内还没有适合儿童滑雪的单板,当时的苏翊鸣愣是踩上了一块比自己身高还要高的板子,穿着大大的护臀就玩上了。

天赋加上勤练,苏翊鸣很快就在滑雪圈内小有名气,在7岁时就成为了国际知名单板品牌的签约赞助滑手。

爱上滑雪也为他带来了另一种人生的选择。电影《智取威虎山》寻找小演员时,苏翊鸣年龄正好符合导演组的需求,而他的滑雪视频也让导演组看后惊叹——在电影里有个镜头是游击队员追不上“小栓子”的滑雪速度,这可谓是本色演出。

饰演完小栓子之后,苏翊鸣又参演了《摇滚小子》《生逢灿烂的日子》《狼殿下》等影视作品,成为备受瞩目的小童星。

明明可以靠演技吃饭,苏翊鸣却在这时再次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成为专业滑雪运动员。

2015年7月31日北京张家口申办冬奥会成功,苏翊鸣萌生了在家门口代表国家出征的念头。“想参加冬奥会,需要参加一些职业比赛拿积分以便获取冬奥会的名额,从那时候开始我决定做一名职业滑雪运动员,这是能参加那些职业比赛的唯一途径。”

机会随之出现。备战冬奥需要跨界跨项选拔冰雪后备人才,国家队外聘的日本籍教练佐藤康弘向国家队推荐了苏翊鸣——早在2012年苏翊鸣去日本滑雪时,就得到了佐藤教练的指导,而后者对他印象深刻。2018年,苏翊鸣正式加入中国国家集训队,两人重逢时,佐藤还拿出多年前两人合影的照片。

在苏翊鸣的家里,有一面墙上挂着很多奖牌,但苏翊鸣对其中一块情有独钟。2019年,苏翊鸣在新西兰滑雪公开赛上获得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冠军,这是他第一个国际比赛的冠军。

“首先肯定是苏翊鸣自己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以及他对单板滑雪的热爱,这是(取得佳绩的)主要原因之一。”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训练二部部长李扬表示。

“另外在中国,单板滑雪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更多的孩子知道、参与这项运动,所以我们能够发掘更好的苗子。”

“第三个还是我们训练方法的科学化。包括体能训练的加强,训练手段向国际水平看齐,引进国际上高水平的教练,另外国内训练设施这几年有了长足的进步。”

2020年3月,苏翊鸣成功解锁三周空翻转体1620度,成为国内完成该动作第一人;2021年1月,他又在长白山解锁反脚外转五周1800度,同样刷新了中国单板滑雪的历史;10月,他再次在奥地利斯图拜滑雪公园解锁内转1980度抓板,成为国内完成这个超高难度动作的第一人——放眼全球,能完成1980难度的滑手不超过5个人,苏翊鸣是这些运动员中最年轻的。这也标志着我国在男子单板滑雪坡面障碍与大跳台项目上已达到国际顶尖水准,让人对他在北京冬奥会上的表现充满期待。

“一个新的难度动作,我每天练6个小时,一直重复练这一个动作,可能需要一个夏天才能去完成这个动作。”在苏翊鸣的字典里,掌握动作只有勤练。

为了热爱而坚持,因为坚持而出色……当他不再畏惧单板滑雪的速度,不再畏惧大跳台的高度,内心的强大,已经超越大部分的同龄人了。对于年轻的他而言,北京冬奥会是目前唯一的目标,“我想在北京获得金牌!”少年的志向,在雪地之中燃烧。

来源:央视新闻、北京日报、新浪微博、中国新闻网、澎湃新闻、新民晚报、山西冰雪、中国体育报、天津广播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