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版权解约其实是英超联盟给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在新冠疫情无差别持续冲击下,全球体育产业普遍承压,年初开始的风暴在半年后爆发出了巨大的杀伤力,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2019—2022赛季英超版权拥有者PPTV成为了最新的受害者。

9月3日,英超联盟官方正式宣布,将与中国版权商解约。就在英超联盟公布解约消息后几个小时内,PPTV也正式发表声明,宣告双方合作破裂,并公布了购买相关版权赛事会员的售后服务流程。

至此,在英超新赛季即将开幕的当口,中国大陆的英超球迷们遭遇了当头一棒,下赛季的英超到哪儿看一夜之间成为了球迷群的热门话题。

围绕这次解约事件,讨论已经从体育界扩展到了财经圈。大家逐渐发现,解约的直接触发因素是疫情,但背后的暗流涌动却远不止于此。

英超联盟与PPTV的一拍两散,对英超乃至整个足球产业在中国的发展都有深远影响。强势版权方的贪婪和本土投资商对市场不切实际的乐观共同吹出了一道绚丽的彩虹,但彩虹从来易逝,来的快,去得更快。

中国的体育版权之路或将迎来至暗时刻,英超联盟也将在不久的未来感受到站在自己挖的坑里的苦涩滋味。

2019年夏天,苏宁旗下的PPTV以5.23亿英镑的总价拿下2019—2022三个赛季的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英超独家全媒体版权。

按照合同约定,在版权赛季进行到20%时,中国大陆和澳门地区的版权购买商PPTV需要支付总版权费的80%。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今年三月份PPTV就需要向英超联盟支付超过4亿英镑的版权费。

而根据业内人士透露的消息,PPTV今年到目前为止支付了总金额50%的费用,这也正是英超联盟强调PPTV欠费1.6亿英镑的来源。

PPTV方面的看法是,今年疫情突如其来,导致包括英超在内的赛事停摆,这属于不可抗力导致的意外情况。受疫情影响,本方经营遇到很大困难,希望英超联盟能够体谅一下,在剩余版权费的支付时间等方面退一步,共同度过这道难关。

而且PPTV强调,即便是在自身经营遇到极大困境时,他们也已经在版权周期仅仅过去20%的时候就支付了50%的版权费用,足见合作的诚意。

但英超联盟显然不愿意“体谅”,一直要求必须严格按照合同约定,支付80%的版权费用。

从纯粹商业合作层面讲,英超联盟似乎在法理上更具有优势,因为它现在所有主张都基于PPTV也认可的版权合同,而且PPTV确实存在未能按合同约定支付版权费的既成事实。

但是,PPTV与英超联盟的合作还存在一些不得不提的特殊情况,那就是今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

疫情对英超以及合作方PPTV的影响都是全方位的,赛事停摆,合作方就没有内容可放,这也就意味着相关的会员费收入、广告收入以及其他版权开发收入都会遭遇断崖式下滑。

这里有一点特别值得注意,PPTV并非唯一一家向英超联盟提出协商请求的合作方,包括英国天空体育、北欧娱乐集团在内的多家英超转播权合作商都提出了退款和版权延期等方面的要求。

欧洲版权商与英超联盟的沟通要比PPTV顺畅且有效得多,目前已经同意了多家欧洲版权商退还部分款项和版权延期的要求。

这种区别对待的方式,无疑很伤合作方PPTV的心。而之所以敢于对中国大陆和澳门地区的版权商PPTV如此操作,主要还是基于英超近年来的强势崛起和中国有数量众多的潜在接盘企业。

面对傲慢的版权方,PPTV的选择其实很有限。我相信他们之前与英超联盟进行过无数轮的谈判,希望能够继续合作下去。毕竟从市场关注度和商业开发潜力看,英超是足球领域最具含金量的赛事,一旦没有了英超版权,作为一个媒体平台的PPTV将流失相当部分用户和广告资源,损失堪比釜底抽薪。

从这个角度上看,英超联盟与PPTV的诉求都具有合理性,谁也无法完全占据法理和情理上的绝对优势。

在这次不欢而散的合作中,PPTV完整的播出了一个赛季的英超赛事,也就是总版权周期的三分之一,支付了50%的版权费用,大概2.6亿英镑(约合23亿人民币)。

与此同时,PPTV还需要配套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节目制作、购买带宽、组建解说、运营团队等工作,其支出也绝非小数字。仅仅直播解说员薪金一项,每年支出可能就超过千万(詹俊、黄健翔、董路、申方剑等知名足球解说员的年收入早已超过百万)。

而PPTV 当时以创纪录的高价拿下2019—2022三个赛季英超版权,战略立足点主要还是作为苏宁集团电商平台苏宁易购引流端口,因此这也决定了他不可能像之前专攻英超运营开发的新英体育一样,通过转播权分销、付费会员、广告等多种方式实现商业上的盈利。

PPTV获得新赛季英超转播权的第一年,主要收入来源为广告和会员费,而广告相当一部分还来自于苏宁易购。

坐拥英超独家版权后,虽然PPTV应用的下载量和会员数量都有显著上升,但距离商业上的盈亏平衡点还相距甚远。

这一点也得到苏宁体育方面的证实。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过程中,苏宁体育常务副总裁王冬坦言,要想实现有效的投资回报,现在的版权成本需要降低一半才有可能。

解约事件发生后,PPTV已经发表声明,将对购买了相关版权赛事的会员进行退费处理,同时,也正在筹备对英超联盟起诉,以便追回已支付的部分版权费用,挽回部分损失。

但从目前情况看,想要让英超联盟退钱的可能性极小。因为当时是PPTV主动与英超联盟签约,合同真实有效,即便是其中一些条款对PPTV有些苛刻,也无损其成立合法性。

因此,今年毫无疑问是PPTV成立以来的至暗之年,疫情冲击本就让上半年平台收入降至冰点。而在支付了50%版权费用后,又丧失了会员最为看重的英超赛事版权,用户流失和广告收入锐减也将成为必然。

就在解约消息传出后不久,英国方面媒体就表示,英超联盟正在与中国另一家广播公司商谈合作,言下之意是极有可能很快找到接盘者。对此,我觉得更像是一种公关策略。

综合目前各方面信息来看,要想接盘英超版权必须满足以下一个关键条件:出价不能比PPTV低,付款条件不能比PPTV更优,否则,英超联盟没必要和PPTV解约。

要知道,当时PPTV拿下3个赛季的英超版权价格超过了50亿人民币。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看之前的中国大陆版权商和同期美国转播商所付出的成本。

从纵向对比看,此前拿下英超多个赛季版权的新英体育,每个赛季的版权费是3000万美元。当时PPTV为了击败新英体育、腾讯、央视等对手,直接开出了每年接近17亿人民币每年的价格,而且还接受了总赛季进程达到20%就支付80%总版权费的条件,英超联盟开心的收下了这份大礼包。

从横向对比看,拿下6年英超美国地区英超版权合同的NBC,总版权费用也才10亿美元。

两相对比之下,PPTV所给出的版权合同已经远超合理价格区间,当时PPTV出这个价是基于集团电商生态战略布局,而非英超本身的体育价值。

经历了过去几年互联网经济狂飙突进后,即便是中国巨头企业,在投资时也变得更为谨慎,盲目烧钱的案例越来越少见。

除了考虑投资回报率、市场环境、市场前景外,之前NBA莫雷事件以及英超厄齐尔不当言论等不可控事件也成为了各大企业投资的参考因素之一。

综合来看,英超具有一定的市场价值,但远没有PPTV当时出价那么高,这一年的运营也让潜在接盘者们看到了所要背负的巨大经营压力和不确定风险。再加上近两年来中国与欧美国家日趋复杂的国际环境,投资者们会更加谨慎。

目前,大家提到比较多的潜在接盘者是央视、腾讯、优酷,但我认为央视首先就可以排除,因为央视是一个综合性平台,本身不会为某一单项体育赛事支付天价版权费,而且此后两年都是国际大赛年,欧洲杯、奥运会、世界杯都会极大分流英超关注度,再加上央视特殊的位置,其更不可能高价接手一项有潜在风险的体育赛事版权。

腾讯和阿里旗下的优酷有这个资金实力,但它们在有了PPTV前车之鉴后,肯定会对价格等方面有所要求。而且作为深耕中国消费市场多年的企业,其清楚的知道中国男性体育消费市场远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对价格还会更加敏感。

不过英超联盟显然不会愿意割肉,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作为英超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每年的版权转播费让英超各大球队过得十分滋润,即便是在受疫情影响的上一个赛季,冠军利物浦也拿到了接近1.7亿英镑的转播分成和奖金,连降级队都可以获得近1亿英镑。英超联盟自然不会愿意降价销售中国大陆版权。

坦白讲,我认为英超联盟这次之所以如此傲慢的与PPTV解约,可能犯了一个经验主义的错误,他们认为中国现在还是几年前那种人傻钱多的泡沫投资状态,能宰两刀绝不宰一刀。

事实上,中国人并不好忽悠,在英超国内版权价值走下坡路的大趋势下,还想着靠狠狠的薅中国大企业等海外客户来赚取超额价值无异于痴人说梦。

毕竟,在中国能够做大的平台企业,哪一个不是人精,论玩儿套路,他们就没怕过谁。

这一次,我认为英超联盟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想要再找一个像PPTV一样的“大善人”把它拉出来,只能是自求多福。

至于中国的球迷们能不能看英超,那自然更不是问题了。自从有了网络,不管是球赛还是其他影视作品,中国网民想看的基本上都看到了。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提升一下英语水平呢,大家认为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clinics.com/,英超谢菲尔德联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BACK TO TOP